以后还能不能吃牛蛙了?你还不知道吗?

2月16日,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保护繁育与利用委员会蛙类养殖专业委员会微信公众号发表了一篇《野生动物养殖是人类祖先的伟大创举》的原创文章。文章称,“因一次疫情就全面‘禁野’将是武断的,不科学、不理性”,“对于人类而言,对野生动物产品的需求从未停止,某种意义上说已经成为‘刚性需求’”。
此言一出,舆论哗然。疫情发生后,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等三部门于1月26日联合发布公告,严厉打击任何形式的野生动物违规交易行为,加大执法力度和强度,并倡导文明饮食文化。此后,北京大学吕植教授牵头并征集了19名来自全国高校、科研院所的院士学者联名倡议,全面杜绝对野生动物的非法食用。
2月18日,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就《野生动物养殖是人类祖先的伟大创举》一文发布声明称,在当前全国展开抗击疫情阻击战、公众普遍要求禁止滥食野生动物的情况下,该文章给社会造成了不良影响,对此深表歉意,并已决定撤销蛙类养殖专业委员会。

2月18日,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就《野生动物养殖是人类祖先的伟大创举》一文发布声明
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官网显示,蛙类养殖专业委员会于2019年3月29日成立,旨在为中国蛙类繁育利用行业和广大养蛙人提供一个规范、专业的服务支持平台和信息交流平台。如此算来,到2月18日宣布被撤销,该组织成立不足一年。
蛙类养殖专业委员会的撤销引发社会关注,网友们随即纷纷陷入牛蛙是否为野生动物、是否可食用的讨论中。截至2月20日下午6时,有关“牛蛙”的微博话题阅读量突破3亿。

资料图:牛蛙人工养殖
一名行业专家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牛蛙虽为外来物种,但在中国基本都为人工养殖,“可归为一类养殖的水产品”,即便野外确实存在养殖牛蛙逃逸入侵后的归化种群,但规模不大,也没有大量捕捉到市场上出售,因此在市场管理方面,与普通淡水产品没有太大差异。“疾病上的风险就是一般淡水水产都有可能存在的寄生虫问题,彻底烧熟再食用就可以保证安全。”该专家表示。
中渔协原生水生物及水域生态专委会主任委员周卓诚认为,由于野味概念的相对模糊,且管制野生动物与合规养殖物种有一定的重合,部分地区采取“一刀切”,甲鱼、牛蛙甚至泥鳅都禁止出售。在当前,这样的管制存在一定的合理性,属于不得已而为之,但是建议疫情结束后,各部门需要更明确标准,推广白名单制度并不定期更新,可以将人工饲养多年且成熟的甲鱼、蛙类、娃娃鱼、鳄鱼等产品进一步合规化。

广东信宜市禁止销售包括牛蛙、龟、泥鳅在内的水产品
“一般认为鱼类及低等无脊椎动物与感染人类冠状病毒牵连较远,绝大多数跟人相关的冠状病毒都由野生哺乳动物传播。”周卓诚表示,牛蛙为合法养殖的非保护动物,但落实到基层职能部门,目前对水陆共存的两栖爬行类非保护动物的管辖权并不是特别清晰。
对于合法养殖的非保护动物的相关问题,2月20日下午,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针对蛙类等人工繁殖的动物的交易等问题,相关法律法规还在修订中。“不仅是蛙类,还有梅花鹿等野生物种,在人工繁殖方面的技术同样较为成熟,现在关键问题是人工繁殖的野生动物与纯野生动物之间如何界定和管控,有关这方面的法律法规还在修订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