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3:攻库里,从未攻至如此境界

总决赛移师波士顿。对金州勇士而言,客场与主场的体验实在截然不同。
最近流行说水浒,梁山百余好汉开到祝家庄客场,发现祝氏三雄果然英勇。老杨最爱说三国,孙权主场无敌,只要在我这儿打,曹兵百万,付之一炬。来到波士顿花园球馆,总决赛与上一战时最大的区别:当凯尔特人想要充分利用自己的身体优势,把他们的身高、力量呈现出来,拧眉立目地往里突破,找到对位上的优势点,他们得到了他们想要的那些犯规,裁判这回真吹了。以及,追梦格林还想像在主场那样,挥舞两把大斧,无所不用其极,裁判不会像在旧金山一样视而不见。格林在第二节开局从后面搂住格威那个动作,和第一场时从后面搂住扑倒格威有异曲同工之妙。但上一场就是格威犯规,今天就是格林犯规。格林最终6次犯规离场,这种结果,和上一场的局面相映成趣。

回到主场,另一个巨大的不同,是罗伯特·威廉姆斯活了过来。他上一场膝盖被侧面砸了之后下场,泰斯因此在下半场还得到了上场的机会,不禁让人们对罗威的左膝担心不已。但在主场的地板上,罗威突然重新成为了大鹏,起跳犹如弹簧。他在第二节对别利察和克莱的封盖,在格林头顶摘下的前场篮板,宣告了他的回归。第四节时他在场上,封盖库里的那次抛投,以及在扩出来挑战库里投篮上与霍福德的明显区别,是绿凯在第四节掐住库里,限制勇士单节11分,重新拉开比分的重要原因。当然,这一战的核心赛眼,仍是凯尔特人众将对库里的联合绞杀,可谓史无前例。说到这儿,实在觉得库里不易。库里自多年前火勇交锋,骑勇争霸时,一直被视作防守被针对的软肋。但事实上,你看此时的库里,一个身高接近1米9的后卫,无论在任何舞台上都不能算矮;你看库里鼓胀的肩背和隆起的二头,可以想见他如今的对抗能力。即便如此,还是被凯尔特人抓住这一点没完没了的进攻——既然裁判今天响哨,那就杀起来没完。我的意思是,真不能再说库里的单防能力差,但凯尔特人的锋线攻击点之多,综合能力之强,确实是库里职业生涯所未见。

当初打火箭,勇士只需避免让库里对上哈登;打骑士时,只需让库里避免对上詹姆斯。西决打独行侠时,只需避免让库里面对东契奇,库里抢出给对抗,用一招SHOW AND GO就能不让东契奇不断找到他——其他点的单点攻击能力并没那么强。但凯尔特人,特别是摆出一大四小的阵容时,外线的所有点都支在三分线上,每个点都具备一定的单打能力,都能投和结合突破,都在高度和对抗上面对库里占据明显优势。因此这一战力呈现出的,可能是历史上对手绞杀库里的最高境界,不是一两个点打,是谁对上谁打,特别在犯规危机下,让库里无所遁形。塔图姆对上塔图姆打,布朗对上布朗打,斯玛特对上斯玛特打,连怀特对上都会突两个。塔图姆,布朗,斯玛特三人拿下77分,绝非偶然。当勇士只有库里能够在凯尔特人的锋线死贴下,仍能利用中锋后撤一步给出的空间稳定得分,防守上根本阻挡不住绿凯的杀伤突破。科尔在第二节还剩4分钟左右,库里吃到第三次犯规时,悄然改变了防守策略。上一场,勇士是尽量堵住罚球线,把对手压迫到边线再夹击,如果对方中路突破,不到很深的位置不来协防,于是成功遏制住凯尔特人角色球员的三分球。这一战,是凯尔特人开山伐木的去中路杀伤,要到了他们想要的犯规。勇士从这时开始逐渐回到了总决赛G1的策略,尽早来协防,既保护内线,也保护库里。但这意味着,重新给了凯尔特人突破分球,寻找三分线的机会。这就是为什么塔图姆,布朗,斯玛特三人打出20分5次助攻以上,这是NBA历史上第一次。凯尔特人全场28个助攻,12次失误,和G1时33次助攻,12次失误非常接近。

第三节勇士能一度追分反超,一是凯尔特人在那个阶段三分明显失准,没有把握住空位,二是库里绝地反击,单节15分,连续挡拆打霍福德的超神表现。但到了第四节,罗威上场封锁空间,被消耗过度的库里实在无力回天,勇士单节11分,比G1的第四节得分还少。库里太难了。在防守一端被所有人针对,且很早4犯在身,进攻时仍能以极高效率射落30分以上,总决赛三场球扔进17记三分,进攻的华丽让人赞叹。可凯尔特人的身体太横,太硬。当他们处在相对正常的吹罚尺度下,他们的身体优势太明显。克莱投出了总决赛以来最好的一场,普尔在被迫增加时间,追求进攻,但他是更容易被针对的防守软肋。三场之后,凯尔特人作为一支年轻球队,他们流露出的耐心明显提升了。他们极具耐心,极其精确地利用掩护寻找库里,他们每个人的雷达上都是库里。

现在,又到了勇士非赢不可的时候了。他们得抢下第四战,否则就会1比3落后。勇士的进攻,除了个人竞技状态,没有多少可调的空间,必须寄望于防守。但他们面对绿凯时,并不太敢长时间,高频次地变化联防,因为绿凯的攻联防其实攻得很好。热火是NBA的联防之王,最后也放弃了对绿凯使用联防。鉴于下一战仍在波士顿,勇士现在要怎样构筑能让他们重拾信心的防守呢?以及库里在被霍福德压到之后,究竟伤势如何?难道,只能让追梦格林除去了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